师父今天给大家讲执著。执著里面分成几种。有些人对善良和恶都会执著。实际上执著不单单是执著恶的东西,也会执著善的。举个简单例子:孩子是你生的,你照顾孩子是应该的。但是你不停地对孩子好,让孩子吃呀吃呀,吃到最后孩子吃成一个胖子了,你这也是为孩子好呀?孩子饿了自己会吃的。就是因为你执著地认为小孩子多吃身体就会好、就会胖,所以你就不停地给他吃呀吃呀,最后把孩子胃撑大了,他就不停地要吃,结果孩子就吃成一个大胖子了。要明白这些道理。比方说很多人赌博,他把钱输进去了,但是输进去之后,他执著这个钱我能赢回来,“你看我差一点点,差一个数字,马上就要把它赢回来了”。他是这样想的。像这种情况很多人都会执著。还有恶的执著。比方说我很恨他,我就恨死他了。别人来劝说,“不要恨了,你们这都是前世的恶缘啦”。“我不管。他这辈子对我这样,我一定要对他那样。”这就叫不好的执著,就是不停地用恶念、恶语、恶言,然后把自己变成一个非常执著的人。其实就是想不通,想不过来啊,这都叫执著。

善和恶实际上都有执著,都是不好的。为什么善和恶的执著都是不好的呢?很简单,因你善念的时候,你一直想做某一件事情,你觉得我是很善良地去做,实际上这种执著就造成了你这个善良的不圆满。一个好事情如果过头了,它也叫执著;一个不好的事情过头了,也叫执著。“你这个人太怎么样了……”就是过分了、过头了,过分就是不好的。所以大家要明白这个道理。执著的意思就是过分了,“我一定要怎么样,一定要怎么样……”对某一个好事情,我是适可而止;我对某一个坏事情,我也是适可而止,你就永远不会把事情做得过分。这就是符合我们中国人讲的,叫“中庸之道”。对妈妈也好,对爸爸也好,对孩子也好,都不要太过分;对一个事情不好了,也不要过分。如果父母对自己不好的话,也不要过分地去恨他们,他们也有他们的苦衷。老板对你不好了,也有老板的苦衷。任何一个事情既然来到这个人间了,它们都有苦衷。有什么关系呢?无所谓的。想得开,无所谓,就没关系了。如果想不开,你把很多事情都执著了——这个事情我一定要做。举个简单例子,你说,“我一定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”,你就能上去了吗?你现在把什么都抛开,“我就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”,那你的家怎么办?你的孩子怎么办?你的父母怎么办?你所有拥有的一切在你还没有到要走的时候,你执著地说,“我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”,去得成去不成暂且不说,这也是执著啊。

有些人的父母脾气倔得不得了,会遗传给孩子的。父母无知愚昧,孩子也会愚昧无知。自己脾气这么倔,孩子怎么会不倔呢?等到孩子脾气倔起来的时候,“你怎么这个样子呀?”不就是因为你自己倔,孩子才会这样吗?这不就叫报应吗?所以对善、对恶都不能执著,这些执著会给你带来终生的伤害,因为这些执著会让你离开佛理越来越远。因为你不懂得佛教的理论,你不懂得佛法到底是怎么运作的。

因为善恶是相对的,不是绝对的。绝对是什么?这个事情你说是善良的,我绝对是善的。这个事情是不好的,是恶的事情,绝对是恶的。恶的事情是什么?恶的事情是你认为这个事情对你不利的,你认为这个事情违反常理了,你认为这个事情伤害到你了,你认为这件事情就是恶的。问题是你自己站在什么位置上来考虑这个问题的,对不对?同样举个简单例子,什么叫恶?什么叫善?妈妈冲着你眼睛一瞪,“小女孩晚上不许出去”。你说她这是恶的吗?从小孩子的角度上来说,“人家的孩子晚上都可以出去玩,妈妈为什么从来不让我晚上出去玩呢?妈妈眼睛还瞪得这么大,恶狠狠的,这种妈妈我要都不要她”。你们小时候就会这么想。但是等你大起来的时候,当你自己有了孩子的时候,你会让你的孩子晚上出去吗?因为这个恶是站在你的角度上,在你还不明理、还不理解这个事物真实存在的原因的前提下,你认为是恶,所以你认为的事情它都有两面性的,善良的东西也有两面性。一个医生只管给病人吃药(开药方),不管病人吃的死活,这也是个好医生吗?“我很善良,我是为了帮助你,是为你好啊。”结果把人家看死了,这也叫好医生吗?所以善恶没有绝对的。在没有绝对的事情之下,你最好不要太追求这些虚假的执著的东西,所以要打破人间的执著。

人本来就是平等的。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若有若无,似有似无的。好像这个事情存在,过一天就没有了。比如昨天吵架,今天又好了;今天好了,明天又吵架了。这个事情好像有,好像没有。就像商场里的东西,好像有;过几天卖完了,又没有了;没有了之后又进货了,又有了;过几天又没有了。师父在前几天不是给你们说会有一个大地震吗?结果不是来了?接下来还会有。师父给你们讲的话我不要验证,我只是提醒你们,这个世界永无宁日——是永无安宁的,没有一天是安宁的。所以在这个世界你想找到一条平平安安的路,你只有好好修心修行,你只有把自己看开一点,看空一点。我什么都没有,我本来就没有的,若有若无,时有时无。而且世界本来就是平等的。如果你不修心的话,你跟人家没有什么是不平等的。生出来大家都是平等的,老了也是平等的,每个人都是要老的;生病也是平等的,每个人都会生病的。不管你是什么人,你现在有钱的人、你现在没钱的人,或你是王妃也好,你是皇帝也好,都是要生老病死。谁能逃过这个呢?这就叫平等。只有修心之后,你才能真正地改变。

善恶本来就是因果的一种。因为当你得到果的时候,你感觉对你好了,实际上这就是你种下的善因,所以得到一个善果。但是这个因和这个果,它本来只不过是善恶的一种,并不代表好和坏。这个问题很简单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比如你对人家好,人家就对你好,你觉得是一种回报,是一个善事。实际上它并不代表是善事,只是说你对人家好了,你得到的回报是好,并不代表这个事情的本身是个善事,因为它也是自私的。你对他好了,他给你回报是好的。你也没有对全世界的人好呀?这本身不能说明它是一个善事。善事是对全人类、对全世界、对所有的众生都要有利益的事情。

自己要了解自己。一个人必须要自己了解自己。恶的来了,“哎呀,这是我的果报”。善的来了,“哎呀,我有好事情了,我感谢观世音菩萨,感谢观世音菩萨给我过去、给我现在,让我有机会能闻到佛法”。很多人就是自己不了解自己。在自己快要生气的时候,他也是不知道的,因为当一个人生气的时候,他的大脑是失控的。在发脾气的时候,他是顺着这个大脑以外的思维,因为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他自己的思维了。而这些大脑以外的思维是怎么来的呢?就是因为经常的执著,因为你曾经想过这个事情是这样的,认为是对的,然后你又看这个事情的时候,你就会想到这个事情是糟糕的,然后你越想越不开心。举个简单例子,你们开车经常走这条路的时候觉得堵车,看见边上有一条路可以走的,但是你从来没有走过。在你每次开车经过的时候总想,“我可能从这条路走进去就不会塞车了,可能会走到前面”。你每一次开过去的时候你总是看见这条路,好了,在你的意识当中就有这条路的存在。所以当你脑子里有一天实在恨得不行时,觉得“怎么又塞车了?我就开这条路”,没有想到一开进去是一条死胡同,还得开出来。这就是为什么师父给你们讲:发脾气的时候,实际上你的思维已经在你平时的意识当中有这种共识,就是意识当中有这种共识。因为有了这个共识,你才会发脾气。举个简单例子,你们很多老妈妈今天看见这个地方弄脏了,今天不讲话;明天看看这个地方怎么又脏了,再不讲话。等到有一天实在看不过去了,因为她一次、两次……她每一次接一点气,接一点气。等到她的气胀的时候,她开始发脾气了,“你们把这个地方怎么弄得这么脏呀?”。所以大家要明白,实际上在你发脾气的时候,是你长期积累的意识的发泄,而这个长期积累的意识实际上已经是孽障了,这跟师父讲的“爆发”是一样的。孽障的激活,爆发成为灵性,实际上灵性也是一种爆发点。

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发脾气的。如果这个人突然之间发脾气了,是因为对这个事情太看不惯了,他才会发出来。所以不要以为自己发脾气是好事情。实际上发脾气就像人家牙神经痛一样,今天痛一点,明天痛一点。不喝热水的时候,牙齿不痛,一会儿突然之间牙又痛一点了;喝凉水了,牙又开始痛了,不开心了;过一会儿忘记吃药了,牙又开始痛了;等到五六次痛之后炎症出来了,没有办法,只能去拔掉了。所以世界上的事情都是一样的,都是平等的。所以要把自己这些明明以后要造成你发脾气的孽根要砍断,最重要的是要在你的思维中形成一个善意的概念。我今天有一个不好的想法,我马上要把它灭掉;我最容易发脾气的地方,我必须要有一个方法把它灭掉。比方说老公今天又抽烟了,你马上就想,“哎呀,这人怎么搞的,我再劝劝他吧,他也是已经上瘾了,会减少抽烟次数”。过几天你又看见他抽烟了,你又要发脾气了,“算了,我再想办法跟他谈谈”。就是把你这个火气当时来了就当时灭掉,不要让它积累,因为积累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。就像你们的房间一样,没有一间房间不是堆得脏、乱、差的,因为很多人的毛病就是不舍得扔掉,所以把这个东西放在家里,把那个东西也放在家里,最后自己家里连走路的地方都没有,这就叫积累。所以不要去把自己心中每一点点的不开心让它积累起来,要马上把它忘记,没有什么可以积累的。积累善的,种善因;积累恶的,种恶因。善恶之报,人为之。